神域龙少年:第二十一话:妖族之力傲迪卡
  

    布鲁斯说,那个你介绍的事是叫多琴吧!

    小宇说,你怎么知道咯。

    布鲁斯说是你最后告诉我了不是吗?你忘记,你真没有记性了。看来小宇也在这个修炼路程学到很多事情和知识也成熟一点。

    小宇说,我真的不好意思被布鲁斯这样说。

    小梅说,啊呦,小宇怎么不好意思了,不像你了,你今天反常了,布鲁斯,你有所不知了,他还和我对反调了处处针对我,不过最后也理解了。

    布鲁斯说,现在我们出去看看敌人怎么样?一直是咬着不放,我不信我们几个不会打败妖族的人。

    小宇说,我们龙域怎么也有妖族的人了,我们不止尤,还有妖族的人,真的很吃力,小宇问布鲁斯,我们龙域到底隐藏多少力量了,总是有很多敌人来袭击来。

    布鲁斯说了实情,漩涡联风和这个龙域都是在很多历代龙域的继承者,是经历着很多的竞争才平息下来的域界,这个力量也是从天上掉下了一个人,并且教会了龙魂兽和人类的继承,从一代开始研发了一个不可磨灭地力量。但是我们村民学会了却不断炫耀着这种力量,慢慢地形成了依赖着这种力量,虽然过了五千年了,这个问题一直存在着还没有解决了。

    小宇却说,既然我来到了是缘分也是天注定了。我会好好面对着解决了,我也每次说这次,但是我说的都是实现的。我们先去看看迪拉特他怎么样吧!迪拉特是漩涡联风的朋友,他是想见漩涡联风的一面,他就会回去碧游宫了。

    布鲁斯惊讶地说,迪拉特是碧游宫的,他是碧游宫的什么人,碧游宫是仙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小宇说,我们在水域的一站,慢慢走进了碧游宫了,也是多琴的指导来到了,这有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妖族和迪拉特打的非常激烈了连龙域的里面都听的见,真震撼了。

    布鲁斯告诉小宇一帮人说,碧游宫是仙人地方修炼,是小宇的荣幸,不是每个人都会接受碧游宫的除非是特别厉害的人。

    多琴说,我们还是看看迪拉特情况怎么样了,怪不得他不用我们大家帮忙,连那次在碧游宫的下面都是他一个人,看来是深不可测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迪拉特和妖族的人对决,妖族的人说,你为什么帮他们,他们龙域值得你们帮助吗?

    迪拉特说,妖族之人,不配和我说话。

    气的妖族的人,恼火。

    妖族的人,小兵们一个一个去围攻迪拉特,你们那么多人欺负我一个算什么妖族之人的首领了,小兵们说,这不关于妖族的首领,是我们自己做主了,傲迪卡首领不会用这样手段了,而是我自作主张了。

    迪拉特说,看来我该清理下自作主张的人吧!妖族有你这样的人感到无比羞涩。

    妖族人来攻击迪拉特,迪拉特却样样躲避到妖族的攻击,布鲁斯看的五花八门了看不清是谁在对决。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了。

    妖族人怎么攻击迪拉特都会反弹着给别人,妖族人觉得气傲,怎么会每次攻击都会这样了。迪拉特使出前所未有的力量,风慢慢地变大了,迪拉特还没有使出来妖族人就飞走了,这时妖族之人出来了,却可以挡住迪拉特的力量。

    傲迪卡出来了,傲迪卡说,你们当然不会是他对手,我看来只能是平手,不过也是说不定了。

    傲迪卡说,你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打伤我的人,而我没有得罪你的地方吧!傲迪卡傲迪卡好声好气地对迪拉特说,其实傲迪卡知道迪拉特的力量,也认同,因为傲迪卡有一种力量可以预测之后的事情了,傲迪卡才会这样,但是妖族人却不赞同傲迪卡那么做,如果我们那么做岂不是是认同我们是错了。

    迪拉特说,既然你们那么为难,那我就叫龙域的人和你打,你觉得建议如何?

    傲迪卡同意了,迪拉特却邀请小宇和傲迪卡对决,小宇和傲迪卡两个是不分你我,看的布鲁斯称赞,小宇在修炼的路上到底学习了什么了,既然一下子变得那么强。

    小宇把迪拉特的结界学会了,使出来,傲迪卡感觉进不去他的身了,于东觉得是结界吧!

    必进说,结界是我们刚刚学的,小宇哥哥一下子就学会了,他真的是很厉害,记性那么好一个一个记住了,换做是我肯定不行了。我总是记一下,和别人说一下我就忘记了。

    多琴说,我们相信迪拉特他那样选择小宇,我也相信小宇。

    迪拉特教会了龙域的所有村民使用结界保护龙域不被敌人破坏。

    龙族的人都很热情地欢迎迪拉特他这样的帮我们龙域,龙域是几次被敌人袭击了。倍感伤心,村民自叹说,如果漩涡联风还在的话,我们不会变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迪拉特教训村民,你们不要总是借着别人好不好,有点你们在漩涡联风在的时候那种志气行吗?要不然我不会教这种人了。

    这时有些村民和迪拉特闹起矛盾了,小宇说,龙域的事别对迪拉特这样好吧,人家也不是有心了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村民越耐心不了了,连小宇也被说的五体投地了。但是小宇他不生气和迪拉特一样。

    必进看见这样了也去劝,好了别这样了都是自己人别那么那么僵硬了,好吗?

    村民有些人看见这样子,就出去散散心。必进说,你们不要出去那么久了,敌人还在啊!